鄂尔多斯市妇女联合会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主席信箱
信息交流中心
敖特更花:绿色沙漠 铿锵玫瑰
作者:      来源:     2018-04-20

敖特更花,出生在库布其沙漠七星湖北大门的西沙拉,从那时起,这个从沙窝窝成长起来的蒙古女人便开启了与沙子爱和恨的前半生,游人眼中晶莹透亮的沙子可以很美,但生活在其中的人怕它厌它,还要学会如何面对它。

敖特更花一直在库布其沙漠里面长大,库布其沙漠原来是死亡之海,没有路没有电,农户产品没人过来收,只能自己拿骆驼、马子驼,很费事。

    “我那时候恨透这个家乡了,真的是恨这个地方,咋能长在这个地方呢,羡慕人家的家乡 有路有电,放假回来就不想回来的感觉,这个家乡不好。”这是敖特更花对沙漠最初的感情。现在敖特更花的家乡依靠沙漠发展了一系列产业,植树、种草、养殖、旅游等等,可以这样说,是沙漠成就了花姐的事业。

沙子粗砺,却也细腻,亦如敖特更花的人材心地,爱笑又敢闯,人们索性叫她“花姐”。这几年花姐观察到,无论种地养牧,农牧民的年底收入总是不太理想,她琢磨着“规模”可能是制约收入的关键因素。嘎查里家家户户都养羊和牛,少的几十只,多的几百只,不过,同样搞养殖的花姐也意识到,一旦养殖规模上去了,人力成本以及脆弱的沙漠环境承受能力是个大问题,而传统的喂养方式,更是直接影响牛羊的出栏率。当地农牧民习惯用玉米杆子和葵花杆子作为饲料养牛羊,但是这种饲料是有季节性的,每年二月份到十月份,这个中间没有葵花杆子和玉米杆子,拿什么来喂羊呢,而且玉米杆子和葵花杆子占用空间大,要下雨下雪潮了,就喂不成了,羊就得饿着。

传统养殖方式传承千年,小农式思维方式坚固无比,花姐要改变的不只是身边的农牧民,她更要挑战自己。亿利资源集团在库布其治沙已经三十多年,同时企业早已开始了对沙漠地区养殖业的探索,花姐带几个村民实地考察企业的饲料生产。从饲料加工流程到饲料成本核算,从移动生产设备租赁使用到饲料产品优势介绍,企业相关人员给农牧民分析了企业产品与传统饲喂的不同点。饲料的原料羊柴花棒,四季长生,具有防风固沙功效,但其长高后必须被平茬否则会枯死,而平茬下来的枝叶又可做动物饲料,饲料富含高蛋白,不用添加剂,牛羊肉质更健康,饲料的优势可见一斑。

    当然,即便是在现场观摩后,也有村民对企业生产的饲料抱有成见,不过花姐也并不觉得意外,在她看来,这反而是转变思维方式的契机。面对大伙儿对企业饲料的质疑,爱琢磨的花姐有了新想法。她提出用三种配置饲料的方案,进行对比,第一种是一部分户子用企业的饲料,第二种是用葵花杆子玉米杆子混合企业的精饲料,第三种是葵花杆子玉米杆子混合玉米,这三种饲料三部分农户用,农牧民亲身做一下实验,她说,一定要作出实验来哪种饲料用起来效益最好。

花姐家的车车牌是藏A,身为内蒙人却有一辆藏牌车,原来这是花姐跨省干活的座驾,花姐准备在养殖业上与企业合作一把,而这辆车也把她与企业合作的记忆拉回到了十年前。2007年,企业花钱邀请农牧民在库布其沙漠植树种草,这在花姐看来荒谬可笑。沙漠里面还能种起树来,真的是不敢想象,花姐心里面的想法是200%是不可能的,一个是天天黄沙打的肯定活不了,再一个肯定是高温会把苗子烧死。

不过,花姐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参与其中。第一年她和爱人带着两个工人给企业打井取水,第二年她就成了企业民工联队小分队队长,带着30多个工人种树。种树时有没有投机取巧、应付了事。这需要企业对树苗进行验收,即技术人员随机抽查10%的地块,如果成活率在65%以上即可付他们全款,这叫企业掏钱买活树。从刚开始种树的心里没底

到如今种什么都驾轻就熟,花姐一路走来的艰辛只有她和她的工友知道。在沙漠里植树种草十个年头,敖特更花的民工联队绿化的沙漠面积达到了2万多亩,成活率均在95%以上。

其实像她这样的民工联队队长,在库布其至少有200多人,每个队长又都带领几十甚至上百名农牧民参与沙漠植树,花姐和工友们就这样以种后验收的方式成了这家生态企业的产业工人,她和她的民工联队也随着企业的绿化事业,逐渐走出了内蒙,2014年他们还去了新疆,2017年则是青藏高原。西藏山南市的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在企业对生态修复进行设计后,花姐便带着她的工人进驻施工。除此之外,在西藏,花姐还有曲水的育苗基地项目和多吉的甘草项目,而走到哪里,工人队伍中除了自己带的村民,有的则是直接聘用当地人,到手的钱一算,工友们年收入为几万元不等,而抛去工友们的日常花销和劳务,花姐每年几个项目收入近20万,她和爱人翻新了房子买了私家车,正是在“公司+农户”的企业生态市场化模式中,这些生活在脆弱环境中的人,有了可观的收入。

“国家的贫困户给我干活,我是队长,他一天能挣到二百块钱,一个月就六千块钱,一年得多少收入,你要是想干了,跟着干一年可以,先开始种,种完了养护,养护你必须养护到十月份。”花姐自己靠着治沙发家致富,同时,不忘嘎查里的国家级贫困户,这也是她作为嘎查长肩上担负的一份责任。

其实,对于库布其沙漠中的农牧民来说,他们大多都有着多重身份。比如,把闲置土地转租给企业,便是股东,跟着民工联队队长种树,则成了生态产业工人,而在旅游旺季,还可成为旅游业主等,这多重身份可保脱贫又可致富。

2017年,花姐在西藏山南市扎囊县桑耶镇新接了山南另一角的苜蓿种植项目,她已经组织人手完成了平整土地等前期工作,2018年的主要任务就是种植和养护了。凭借敖特更花多年的种植和带队经验,公司已经给她和其他民工联队队长做了出国去沙特进行生态修复的培训,如果成行,这将是花姐第一次出国。

    敖特更花坚信,只要是努力过,肯定能得到果子,要是不努力了,缩在家里面,永远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是咋样的。

 

 

 

        下一篇:韦林花:用智慧与辛勤的汗水铸就沙产业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