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家庭-最美家庭-最美家风家训

声名远播高油坊

来源 :       作者 :       创建时间 : 2015-06-13 17:44
  

      有诗曰:

  名门望族出晋乡,

  辗转蒙地人丁旺。

  彩凤飞舞鸣举翼,

  兄弟合力图富强。

  纳林河畔计相商,

  白手起家功无量。

  取字号称堆积生,

  声名远播高油坊。

  据考证,高氏祖先从山西因种种原因迁至榆林、横山等地,后来祖先中的一支又搬迁到内蒙古乌审旗纳林河乡虎豹湾村生息繁衍。高氏家族素有勤劳致富、勤俭持家、与人为善、和睦相处的好传统,“凤”字辈上下几代共四十多人组成大家庭,同吃同住,同劳作,创办了远近闻名的高油坊。

  当时的立宗长辈是高德元,他原本姓朱,为给高氏舅舅家顶门,从朱家过继到高家,随舅姓高,名德元。高德元长大成人后,广置田产,建宅立业,娶妻生子,育有六子一女,长子高凤彩,依次分别为凤鸣、凤飞、凤举、凤舞、凤翼六兄弟。女儿嫁到梁家,名字不详。

  到了清朝末年(约公元1903年),地处纳林河虎豹湾村的高氏家族遭受官府欺压,加上年景不好,一大家子吃饭都成了问题。此前,高德元已经过世,葬于横山县魏强,后于1974年迁移到纳林河什里梁,其长子高凤彩无奈到舅舅家借粮,还未进家门,就听见吝啬的舅舅说:“这个穷小子又来借粮了……”。 受此冷看慢待的高凤彩决心出人头地,绝不受制于人。于是他召集六弟兄,共同谋划摆脱困境的发展之路。经过多次商讨,根据当时加工产业十分落后的现状,高氏兄弟深思熟虑后决定开办油坊,从加工产业起步发家。

  那个时候,碾米磨面榨油等加工业设备非常原始,主要靠石碾子石磨,就这些原始设备自家还没有,婆姨女子们常常拉上粮食到三、四十里外别的村庄借用碾磨加工米面。遇上人多还要排队等候,榨油就更难了。

  经过一番筹备,高氏兄弟于民国二十一年冬天,从横山石匠手里买回了石碾、石磨,自己加工问题解决了,也方便了周围乡亲。同时租用当地大户王氏“三义和”老字号油坊一处,并另立字号:“堆积生”。迈出了高氏家族发家致富的第一步。

  经营油坊,跑买卖、做生意、对高氏家族来说,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弟兄六人齐心合力又各有分工,既开始油坊的艰难起步,又不撂荒土地。种田、开油坊、做买卖多种经营,齐头并进。

  打拼五、六年后,油坊生意日益兴隆,大量银子进帐,生活吃穿不成问题,富裕起来的六弟兄又开始筹划扩大再生产,他们筑河坝,修水地,购骆驼,买牛羊……把虎豹湾村的水地面积扩大到180多亩,又在排子湾购买水地30余亩.旱田方面主要在纳林河席季滩、什里梁发展,先后有300余亩旱田划进了高家的版图。在这些水旱田里,种有多种农作物,高粱、水稻、玉米、小麦、谷子、山药、豆类等,用于口粮和牲口饲料。排子地(在纳林河堵岗湾花滩)和旱田主要种麻子、糜子、荞面等。麻子是当时榨油用的主要原料。

  畜牧方面,从蒙地买回骆驼九头,马、牛、羊分别购进许多,经过近十年的饲养、放牧,到解放前夕,各种牲畜不断繁殖发展,分别达到:马84匹,牛(包括耕牛、牧牛)60余头,羊500多只,此外,还养猪、养鸡。畜牧业的发展为这个大家族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肉食、奶食、绒毛、皮货等,也为榨油这一主产业提供了大量发展资金。

  交通工具主要是骆驼、马、二饼子牛车,当时高家的驼运队、马队走遍了三边地区,南下延安送油,西进定边驮盐,东去榆林、山西贩盐,北上包头运送皮货、绒毛。由此可见,高油坊当时的生意范围能用方圆千里来形容了。牛车主要在近处拉粮运草,运送榨油原料。

  高氏家族的住房在虎豹湾村是首屈一指的四合院大瓦房,背靠沙梁面临纳林河,周围绿树环抱,景色宜人。油坊距住房一里左右,也有砖木结构大厂房。黑里透亮的油梁高高在上,石磨隆隆作响,炒锅热气腾腾,油坊里的油托子在油梁撬杠作用下,挤压出的绿莹莹的麻油顺着出油口汩汩的流到旁边低处的大油缸里,散发出麻油特有的浓香。烟雾缭绕间是六、七个日夜不停辛苦劳作的油毛子(榨油工人)的身影。厂房外面,一群不谙世事的孩子拖长声调,唱者和油坊有关的童谣:“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肌里咕噜滚下来……”。一阵又一阵欢笑声在风中飘向远方。

  在农忙季节和榨油高峰期,高家劳力不够,就得临时雇佣伙计打短工,最多时候,长工短工加在一起,有二十几人,家大业大的高氏家族也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大东家。东家对待雇工从不亏待、虐待,实为仁义之家,所以十里八乡的伙计们都愿意到高油坊揽工。这里特别提一下长工白二虎,他在高家一干就是三十年,高家也把他当自家人看待,不但工钱从不拖欠,还常常接济衣服给他穿,替他张罗媳妇,成了家。后来,白二虎一家及后代,成了大东家的一门重要亲戚。

  家业不断壮大的高氏家族,在民国三十五年(公元1946年)前后,发展到了鼎盛期,和商家、相与在生意上往来银两用毛织口袋驮,银圆数清点不过来,就用簸箕撮在口袋里称斤论,据老辈人讲,仅堵岗蒙人欠高家的元宝就达3000来颗。现银交易不便,高家就用帖子(票号)兑付生意。那时侯,字号“堆积生”仿佛被人遗忘,“高油坊”则声名远播,虎豹湾这一传统村名,有时也被外地人用“高油坊”取而代之了。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盛极一时的高油坊于解放前夕走向衰落。由盛而衰的原因和后期摊子铺的过大、管理不善有关,和国民党所谓“共产共妻”歪曲事实真相的宣传有关。建国前夕,凤字辈里幸存下来的掌柜惧怕共产党执政后查账分光家财,把当时外欠银两、财物的所有帐本、单据统统烧毁,这就等于把高氏家族的财产拱手送给了众乡亲和生意伙伴。实际上,高油坊走向衰落的的最主要原因是兵灾匪患,也许是树大招风的缘故吧,闻名遐迩的高油坊也被各地土匪觊觎上了,他们经常到高油坊逼粮诈钱,凤字辈六兄弟为了保住家业,保卫家人,捍卫尊严与众土匪展开了一场殊死较量,高氏家族也因此折损了几员高油坊的创业人,当时搏斗的惨烈之状值得高氏后人铭记,惨遭不幸未能善终的先辈们的丰功伟绩值得后人们永远缅怀。(摘自家谱)(乌审旗/高博)

附件 : 

上一篇 :   家风是什么?

下一篇 :   勤俭节约中的幸福

主办单位 : 鄂尔多斯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 :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南区北楼二层     联系电话 : 0477-8589033   

蒙ICP备10002333号     技术支持 : 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主办单位 : 鄂尔多斯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 :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南区北楼二层

联系电话 : 0477-8589033   

蒙ICP备10002333号

技术支持 : 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